JP摩根现场 | 15家制药巨头CEO演讲要点

如往年一般,正在召开的第38届JP摩根医疗保健大会(JP Morgan Healthcare Conference)仍然是各大药企比拼“十八般武艺”吸引投资者的最佳选秀场所。


一般在这场开年选秀之前,药企会提前公告重大交易,激发参会者的猎奇心。今年的JPM第一天和第二天是几年来罕见的晴天,也是罕见的没有一个大型并购交易被宣布的日子,唯有寥寥几家生物技术公司达成交易协议。

尽管如此,这仍然是一个难得的聆听全球顶尖药企掌门人“吹牛”并向他们提问的绝佳机会。面对投资者的担忧和质疑,这些制药巨头是“视而不见”还是“成功回怼”呢?咱们不妨学习一下。 


默沙东直面“灵魂拷问”:K药之后的下一款“护城河”产品是什么?

默沙东的PD-1抑制剂Keytruda在2019年前3季度销售额总计达79.73亿美元,全年营收有望突破100亿美元。对未雨绸缪的投资者来说,最担心的问题非“Keytruda之后的下一个现金牛是什么?”莫属。

默沙东CEO Ken Frazier研发总裁Roger Perlmutter共同亮相的JPM的一个围炉论坛上。Ken Frazier认为Keytruda是默沙东临床试验和商业化前所未有的成功案例。

1默沙东CEO.jpg
默沙东CEO Ken Frazier
 

Roger Perlmutter并没有正面回答投资者的问题,Ken Frazier则表示中国市场是Keytruda和九价HPV疫苗Gardasil的重要领地。虽然Keytruda在2019年的创新药医保谈判中未进入中国的国家医保目录(NDRL),但Ken Frazier认为这是迟早的事情。


关于默沙东下一个现金牛产品将会是什么?Roger Perlmutter提到了几款重要的肿瘤资产,比如与阿斯利康合作开发的Lynparza(奥拉帕尼);与卫材合作开发的Lenvima(乐伐替尼);以及正在开发的肺炎球菌结合疫苗V114。同时他还提到了一款处于早期开发阶段的肾细胞癌药物HIF-2α抑制剂以及2019年年底从ArQule手中购买的非共价BTK抑制剂。



BMS在2020年削减1/3的成本

2019年JP摩根大会前夕,BMS宣布以740亿美元收购新基成为当年JPM最闪耀的星星。一年过后,这笔交易已经尘埃落定,BMS CEO Giovanni Caforio在今年JPM上表示,BMS有望实现其到2022年削减25亿美元成本的承诺,仅今年就将削减约1/3的成本,接近8亿美元。

2 bms.jpg2 bms.jpg
BMS CEO Giovanni Caforio

Giovanni Caforio称BMS在整合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其领导团队安排到位,并设计了新公司的运营模式,且在研发和商业化也在顺利进行。但是两家公司IT、财务和定价等流程和系统的整合才刚刚开始,2020年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诺华为应对丑闻危机,CEO将恢复信誉与薪酬挂钩

面对诺华的丑闻历史以及对这些丑闻的道歉,公众或许对该公司CEO Vas Narasimhan“将信誉放在首位”的承诺产生怀疑。但是现在,该公司正在进一步兑现承诺。

3 诺华.jpg
诺华CEO VasNarasimha

Vas Narasimhan在JPM上表示,公司正在致力于恢复声誉。诺华正在推出道德、定价、全球健康和企业公民等方面的目标,并成立了一个新的管理团队来跟踪其进展。恢复公司声誉及公众信任感的战略将与高管的薪酬相挂钩。

除了Narasimhan的的信任承诺外,他还强调了公司在数字领域的雄心。他说,公司现在雇佣了1500名数据科学家,并且为了保持公司所有目标的实现,公司必须成为一台研发“启动机器”,目前公司已有15项正在进行中的成果将在近期发布。
 
此外,据会议资料披露,与其他大型制药公司一样,诺华也制定了针对中国市场的增长计划,预计在未来5年内将在中国获得50个药品监管批准。


福泰制药新老CEO更替,将关注囊性纤维化之外领域

福泰制药的董事长兼CEO Jeff Leiden、全球药品开发和医疗事务及CMO执行副总裁Reshma Kewalramani共同出现在本次JP摩根大会上。Jeff Leiden将在2020年4月份辞去CEO一职,转为执行主席;而Reshma Kewalramani将接棒Jeff Leiden成为福泰制药的新CEO。

4 JL rk.jpg
Jeff Leiden(左)和Reshma Kewalramani(右)

在Jeff Leiden看来,该公司突破性囊性纤维化三联疗法Trikafta在递交NDA3个月后便收到了FDA的批准,较PDUFA日期提前了5个月,创下了FDA审批速度的新纪录,堪称真正的医学里程碑。

Reshma Kewalramani表示,未来福泰制药将不仅仅关注囊性纤维化,还将扩展到APOL1相关的疼痛,肾脏疾病,AATD,镰状细胞,β地中海贫血,DMD,1型糖尿病等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福泰制药和吉利德公司都安排在同一天演讲,会场内外甚传坐拥大量现金的吉利德可能会宣布收购福泰制药,不过吉利德CEO Daniel O'Day对此表示冷淡,并告诉投资者,即便是发生大型收购,也不会一步到位,而是逐步收购。

也有投资者建议,为防止被大药企并购,福泰制药不妨主动出击,收购一些正在合作的伙伴,基因疗法公司CRISPR Therapeutics就是不错的选择。


强生直面定价环境,75%的增长来自现有药物

多年来,强生药品市场的增长一直高于市场增长率,且随着其产品的布局,该趋势在短期内不会发生改变。强生全球制药公司董事长Jennifer Taubert表示,截止2023年,强生将有75%的增长来自现有药物,增长途径包括通过市场份额的增加、新适应症获批以及将治疗地位提升至一线甚至标准疗法。

5 jt.jpg

Copyright 南京北恒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2018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2004559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