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中美两国对新冠病毒的疫苗研发进展最快,均走到了临床试验阶段。

法国科学家Didier Raoulta的团队近日被同行评审的科学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Agents接受发表的一篇临床研究论文中显示硫酸羟氯喹对于治疗COVID-2019病人有显著疗效。论文的标题为:Hydroxychloroquine and azithromycin as a treatment of COVID‐19: results of an open‐label non‐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1.png


在一项 36 人COVID-2019病人(6例无症状,22例有上呼吸道感染症状,8例有下呼吸道感染症状)参与的临床实验中,第6天患者鼻咽拭子病毒转阴率:接受羟氯喹和阿奇霉素联合治疗的为100%;而仅接受羟氯喹单药治疗的患者为57.1%;对照组为12.5%(p <0.001),并且与无症状的的患者相比,具有症状的患者的药物疗效更显著。

2.jpg


3.jpg


该试验入组了20人接受羟氯喹治疗,每人每日接受600mg 羟氯喹治疗,另外16人为对照来自另一个临床现场。观察指标是研究每日采集鼻咽拭子,进行病毒载量检测。研究终点是接受治疗第6天是否依然具有病毒载量。
 
研究人员还发现,羟氯喹联合阿奇霉素治疗效果最佳在对比仅用羟氯喹治疗、用羟氯喹和阿奇霉素联合治疗、以及对照组的PCR核酸阳性率后发现的。
 
据笔者了解,2020年,羟氯喹在美国一个月的治疗批发价约为25美元。阿奇霉素专利保护也到期,一个疗程的批发价约为4美元。所以这个治疗可以说是大部分人都能承担的。
 
磷酸氯喹和硫酸羟氯喹之前被中国科学家(Wang M, et al.. Cell Res 2020;10-0282;Yao X, et al. Clin Infect Dis. 2020 Mar 9. pii: ciaa237. doi: 10.1093/cid/ciaa237)发现拥有体外抑制新冠病毒活性。试验推断,羟氯喹的活性应该比瑞德西韦高一些。
 
磷酸氯喹和硫酸羟氯喹一直被中国医生用来治疗COVID-2019患者,并被收纳在第7版COVID-2019治疗方案中。这次临床实验与之前最大的改进是发现与大环内脂抗菌素阿奇霉素联合用药时对消除病毒的效率明显更高,甚至在入组后第3天就开始转阴,第6天完全转阴,比之前文献中报道的转阴时间大大缩短(COVID-19中国患者的平均病毒转阴时间为20天,最长持续时间甚至为37天)。硫酸羟氯喹的剂量是口服200mg每天3次,连续10天;阿奇霉素的剂量是第一天口服500mg ,之后第2到第4天每天250mg。
 

4.jpg


阿奇霉素的作用机制通过干扰细菌的蛋白质合成来防止细菌的生长,它与细菌核糖体的50S亚基结合,从而抑制mRNA的翻译。阿奇霉素增强COVID-2019疗效的作用机制还不是很清楚,但是阿奇霉素之前被证明在体外可以抑制塞卡病毒和埃博拉病毒,并且在给病毒感染患者服用后可预防严重的呼吸道感染。
 
羟氯喹是二代半抗疟疾药物。1944年科学家在氯喹的基础上研究出一种新型抗疟疾药——羟氯喹,羟氯喹是氯喹的一种衍生物,治疗作用与氯喹相近,但毒副作用显著减少。它跟氯喹的区别在于用羟乙基替代了氯喹中的一个乙基,正是因为这一不同,使羟氯喹在人体胃肠道吸收更快,体内分布更广。在动物学模型上氯喹的毒性是羟氯喹的两倍,临床上研究也发现基本氯喹要比羟氯喹毒性更大, 氯喹更容易造成视网膜视力副作用。硫酸羟氯喹作为FDA 妊娠C类用药,孕妇可用,视网膜副作用一般只会发生于累计用药超过1000g的慢性病患者。
 
这种组合的另一个优点是既可以作为针对SARS-CoV-2的抗病毒疗法,又可以防止细菌的交叉感染。考虑到新冠病毒早期主要在鼻腔里和上呼吸道繁殖,建议在口服的基础上,硫酸羟基氯喹可以做成口鼻喷雾剂同时使用,除了增加鼻腔和上呼吸道的局部浓度外,这样还可以防止视网膜药物浓度过高。
 
当然,该研究也有一些不足:主要问题是病例数少,没有对轻重症病人分组/分层,不是随机研究,且对照来自其他现场。另外,600mg 羟氯喹可能有病人耐受及不良反应等问题。所以,需要质控良好的扩大临床试验进一步确认这一结果。
 
参考资料:
https://techcrunch.com/2020/03/19/french-study-finds-anti-malarial-and-antibiotic-combo-could-reduce-covid-19-duration/
http://www.sci666.com.cn/45153.html
https://bbs.wenxuecity.com/health/897209.html



华尔街日报报道,多国医生将抗疟药物羟氯喹作为潜在的新冠病毒治疗手段。根据韩国、法国和中国的医生和研究人员的报告,抗疟药物磷酸氯喹和羟氯喹均显示出了可以改善部分2019冠状病毒病患者症状的初步迹象。这是一个旧药新用的案例。

 

5.jpg


磷酸氯喹于20世纪40年代在美国获批,羟氯喹在接下来的10年获批,这两种药物均是红斑狼疮和类风湿性关节炎病人的处方药。这两种药物被认为对大多数人来说相对安全,尽管磷酸氯喹的毒性稍强。

 

3月17号,明尼苏达大学启动新冠状病毒COVID-19预防临床试验,这项试验正在测试羟氯喹。这是在法国科学家Didier Raoulta的团队在同行评审的科学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Agents发表的一篇临床研究论文显示硫酸羟氯喹对于治疗COVID-2019病人有显著疗效之后,又一国际团队开始“青睐”羟氯喹。

 

5.png


主持该项试验的是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科医学系教授、医学博士David Boulware,他的合作团队成员还包括来自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学系的医师、生物统计学家、药理学家和学生等。明尼苏达大学将资助该项试验。

 

6.jpg


“如果有效的话,这可能成为帮助医护人员和其他人们预防疾病的全球护理标准。” Boulware说,“羟氯喹是一种廉价的非专利普通药物,五天的疗程大约只需花费12美元。”

 

明尼苏达大学计划招募1500志愿者,这些人必须是在过去三天内与患有COVID-19疾病的家庭成员接触过的有关人士,或是在过去三天内接触过患有COVID-19病人的医护人员,但前提是这些人目前尚未患病。

 

该项试验的志愿者将在全美范围内进行挑选。为了确定服用羟氯喹是否可以预防新冠状病毒感染或减轻疾病的严重程度,该试验将向一半的研究参与者提供羟氯喹,而另一半将接受维生素

 7.png


符合条件的人必须在过去三天内与新冠状病毒COVID-19病人住在一起,或是暴露在病毒高风险区的医护人员。

 

研究药物将会连夜送至研究参与者的家中。如果您认为自己有资格参加该试验,请发送电子邮件至covid19@umn.edu或者拨打电话612-625-4652以获取更多信息。大家也可以在网上查询到该临床试验的详细信息:

https://clinicaltrials.gov/ct2/show/NCT04308668


8.jpg



CDC的官网也报道了这一消息:

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hcp/therapeutic-options.html


微信图片_20200324165310.jpg


需要强调的是,该试验仅限于病毒高风险接触者,从而使得该项实验可以在最少数量志愿者参与的情况下尽快完成。目前,社区中可能已经在其他方面接触过新冠状病毒的人士没有资格参加。

 

截止发文,美国已经有新冠确诊患者41710例,死亡573例。纽约州就占据了一半,有20875例感染,154名患者去世。新冠疫情已经在美国越来越严重!


10.jpg


最后再来看看中国专家的经验。根据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感染病科主任胡必杰教授的描述,上海医疗团队选择羟氯喹对轻型和普通型患者进行积极干预,对象包括存在糖尿病等合并疾病、老年人或各项指标显示存在重症化倾向人群,同时严密随访药物副反应。结果显示:自2月5号以后,上海新发病例中重症及危重症显著减少,提示羟氯喹很可能在真正意义上保护COVID-19轻型和普通型患者。

 11.jpg


其次,羟氯喹的副作用较小,在氯喹系列里,羟氯喹的毒副反应比较低。团队强调说用了说明书里的最大剂量,即每天400mg,他们咨询了风湿科专家,他们认为羟氯喹在通常情况下比较安全。他们觉得,觉得这个药物真的是特效药。


参考资料:

https://med.umn.edu/news-events/covid-19-clinical-trial-launches-university-minnesota

明州华人世界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南京北恒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2018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