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恒生物 · 陈杰:新旧免疫疗法互补,北恒生物加速通用型CAR-Tfrom bench to bedside

ING 2021 第四届免疫及基因治疗论坛组委会有幸邀请到北恒生物首席医学官CMO 陈杰通用型CAR-T在临床和工业方面的见解、发展前景、当下存在的技术壁垒、北恒生物的未来布局和策略等内容以采访形式进行分享。




陈杰

北恒生物首席医学官CMO

陈杰博士拥有超过14年的肿瘤临床医生经验以及超过20年的工业界经验。在加入北恒生物之前,陈杰博士在武田中国(Takeda)担任医学事务部负责人、副总裁,负责支持安舒利、安吉优、沃克、达泽优、飞泽优、易达比和myPKfit等创新产品的上市和产品周期管理工作。此外,他曾在百时美施贵宝(BMS)、辉瑞(Pfizer)、三维生物担任医学事务部高管职位,是首个溶瘤病毒获得NMPA批准的主要贡献者,并负责多款肿瘤产品如舒尼替尼、克唑替尼、纳武尤利单抗等在中国的上市前和上市工作。

陈杰博士拥有陆军军医大学医学博士学位(MD)和复旦大学博士后工作经历,是现任CSCO肿瘤生物标志物(bio-marker)专家委员会委员、CSCO肿瘤免疫(IO)治疗专家委员会委员、CACA肿瘤药物研究专业委员会荣誉委员、CSCO转化医学专家委员会委员。



Q:陈博士好,您之前有超过14年的肿瘤临床医生经验以及超过20年的工业界经验,从您临床医生与工业界的背景来看,您对通用型CART有哪些独到的见解?您又是如何看待通用型CART发展前景的呢?

CART治疗是一项全新的细胞治疗手段,与化疗和靶向治疗不同,其作用机制是通过激活人体自身免疫系统的功能杀伤肿瘤细胞,与已经广泛应用于临床实践的checkpoint 抑制剂有类似之处。经过近十年的发展,目前FDA已经批准了5款CAR-T治疗用于血液肿瘤的治疗,我国NMPA也批准了一款CAR-T治疗用于治疗复发/难治性大B细胞淋巴瘤成人患者。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有40多家初创bio-tech企业,致力于CAR-T细胞治疗的研发,从clinicaltrials.gov的数据看,以CAR-T cells 作为主题词搜索,有980项相关临床研究,其中中国占513项,美国358项。这些数据表明,CAR-T治疗具有广阔的前景,中国在某些局部有优势。未来的发展方向是通用型(off-the-shelf)CAR-T、CAR-NK和实体肿瘤CAR-T。



Q:尽管通用型CART是未来免疫治疗技术的必经之路和必然趋势,但是距离真正投入到临床运用阶段,还有一段路要走。您认为,通过型CART现在还存在哪些技术壁垒,企业方可以从哪些方面来突破?

是的,通用型CAR-T是未来发展方向,可以解决同种自体CAR-T,制作周期长和难以批量生产导致的可及性差的问题,有可能实现从“疗法”到“药品”的转变,从而大幅度降低成本,增加可及性,惠及更多患者。从技术上看,药企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是同种异体CAR-T引起的GvHD(移植物抗宿主病),并由其造成的机体器官损伤,解决方案是TCR基因敲除/敲减和非基因编辑/改造。第二是HvG(宿主抗移植物反应),由其造成的CAR-T细胞损失,解决思路是免疫抑制(比如,使用抗CD-52单抗,抗CD-38单抗等)、免疫逃逸(比如,通过CRISPR-Cas9 干预T细胞HLA)和 HLA配型等



Q:我们知道您之前负责过多款肿瘤产品在中国的上市前和上市工作,您一定对肿瘤治疗有着非常深刻的认识和独到的见解,对于免疫治疗将成为肿瘤治疗的主要手段这种说法,您是否认可?而对于目前国内上市的肿瘤免疫治疗药物而言,未来有哪些空间留给CART疗法呢?

从肿瘤药物研发的历史来看,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是以细胞周期为理论基础的细胞毒化疗药物研发,诞生了至今还在发挥作用的蒽环类药物、羟基喜树碱类药物和紫杉类药物;第二是以细胞信号传导路径为理论基础的靶向药物研发,出现了针对EGFR、VEGFR、Kras、Her2、ALK、mTOR、ROS1、RET靶点的抑制剂,有口服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和静脉注射的抗体和ADC类药物,为提高患者的临床获益,做出了很大贡献,并确立了bio-markers驱动的精准靶向治疗理念;第三是checkpoints(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研发,经典代表是PD-1、PD-L1、CTLA-4和TIGIT抑制剂等,其理论是激活人体自身免疫系统去杀伤或抑制肿瘤细胞,从而获得更长的OS;第四是方兴未艾的细胞治疗,包括CAR-T、通用型CAR-T和CAR-NK治疗等。个人认为,现存的治疗手段和创新治疗手段不是相互替代的关系,更多是相互补充的关系,从临床医师的角度看,一种疗法、一款药物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CAR-T治疗有其独特的作用和地位。



Q:今年6月,北恒生物开发的抗CD7通用型CAR-T细胞治疗产品CTD401获得美国FDA授予的孤儿药资格认定,这是北恒逐步走向全球化的重要里程碑。而您的加入也将进一步助力北恒提升产品临床开发质量及国际化。对于现阶段将创新产品转化为临床应用的关键时刻,接下来您将有哪些布局和动作?可以分享一下您的策略吗?

从中国起步,走向国际是北恒生物的愿景和战略。抗CD7通用型CAR-T细胞治疗产品CTD401获得美国FDA授予的孤儿药资格认定,为北恒生物做出全球化的产品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在目前和今后的管线产品研发中,实现中美双报是北恒生物的战略目标,为此我们正在打造具有全球化能力的医学和临床研究运营团队。



Q:最后想问一下在您眼中,北恒生物是一个怎样的团队?您对于北恒生物的未来又有哪些期许呢?

北恒生物成立于2017年,初步具备通用型CART和CART的生产和临床研究运营的能力。高管团队非常年轻,是一支具有国际视野和高度专业化的团队,并且充满活力和创新精神。期望北恒生物加速U-CART产品从bench to bedside的产业化进程,早日实现造福更多肿瘤患者的目标。



北恒生物首席医学官CMO 陈杰博士即将出席11月3-4日上海举办的ING 2021 第四届免疫及基因治疗论,并在现场分享经验与见解。


Copyright 南京北恒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2018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